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企业文化 > 员工园地 > 员工园地

听罢阳关曲,又闻稻花香

发布日期:2017-09-25

    隔了一季春夏,跨了一年深冬,金秋又逢深秋节。三阳的金菊尚在慢慢变涩的秋风中,努力汲取精华,待他朝一日铺满小镇的角角落落。
    走在小镇的路上,随处可见秋的行踪。路边门前的空地上,堆着一撮一撮倒放的黄豆,连着根一起从田野走到了路边,走进了我们的视野,告诉我们新的讯息:收获的季节到了。也许是小镇人民的房屋围墙盖矮了,也许是这方土地太过肥沃,那长在院子里的果木纷纷将无处安放的枝桠一根又一根的伸向外面,越过墙头,与行人比肩而望。一颗颗果子将高高竖起的枝桠渐渐压低。那经过秋雨洗礼的石榴,一个个披着大红的外衣,似一盏盏灯笼在风中摇曳。也许,你正在路上行走,却被不知什么时候多出的“小山丘”阻了去路,不要惊讶,请走近仔细看一看,那是山核桃的皮,刚处理过的还带有核桃的清香。一群群的人,带着长杆,背着背篓,全副武装进军山野之地,将熙熙人声,撒进林间,惊起栖身于此的花鸟。竹竿与树枝碰撞的声音,不绝于耳,然后,便是一筐又一筐的山核桃被搬出山,搭着车,驶向千家万户。剥皮机早已在家中待命,只等山核桃到来。
    远处的小山坡上,田里的玉米已被收拾干净,玉米杆子有规律的倒在地里,一行行一列列,静静等待时间的分解,化为来年营养满满的肥料,供养下一批庄稼的成长。如果是早上去工地的话,路过的田地间还能看见晶莹的白露。白露已生,凝结为霜的日子也不远了。几株板栗树扎在田垄间,下面一层毛毛的外壳,树上还挂着很多绿意盎然的毛栗子,可看,却不可碰,要不然,就要被那密密生长的刺给结结实实扎个透心凉。不远处的枣树,也已不见枝头上跳跃的大枣,只剩下树叶与树干为伍,看着地面洒落的叶子和残留的几颗小枣,不由得小小欷歔一番“看来下手下完了”。附近大片的金菊,还未展露丝毫真容,郁郁葱葱的枝叶在风里摇啊摇,墨绿墨绿的嫩叶包裹着小小的花蕾,严丝合缝,紧紧守卫着中心的金黄。总而言之,是看不见今年贡菊盛开的样子了,马上就要离开三阳,奔赴下一个目的地——马鞍山善厚镇,没有时间等候徐徐而来的金菊。阳关曲,已接近尾声,马上就要启程了。
    善厚镇,说远不远,坐高铁只有一个小时,与南京紧邻,同巢湖比居。但是,说近也不近,普快需要四个多小时,从车站到项目部,还需一个小时左右的车程。沿途,高木林立,翠叶葱茏,还看见了两处风景名胜:褒禅山和鸡笼山。走完过渡段,便是一座又一座的村庄,依旧是安徽境内特色鲜明的徽派建筑,粉墙黛瓦,马头墙立。善厚镇,也许是一个鱼米之乡,放眼望去,大片大片的水稻田连成海,在来的路上,似乎还看到过一个粮仓。穿过一大块水稻田,是去工地的必经之路,这个时节的水稻,有些已经被收割了,割过的稻茬,齐刷刷的立在那,凹下去一个坑,丢了整片稻田的平整度。莹莹的池塘里,飘着荷花的残叶,荡着轻轻的清波。潺潺流动的水渠,弯弯绕绕,走过几许里地,缓缓嗅着两岸的稻香。
    总而言之,这一年的深秋,看到了厚善镇的草木,遇见了马鞍山项目的同事,一切又是新的开始。
 

(中国铁建中铁十五局集团四公司马鞍山项目部  王淑媛)
 

版权所有@2016-2026中铁十五局集团第四工程有限公司

地址:郑州市二七区新圃东街117号